仙境烟台网 首页 文化 查看内容

长岛渔号——伴随胶东渔民走过了几个世纪

2017-5-15 10:14| 发布者: WANGSZEYEUNG| 查看: 19| 评论: 0|原作者: 文/曲建鹏

摘要: 长岛渔号的形成胶东的长岛渔号发祥于长岛群岛,是渔民耕海渔业劳动过程中产生的一种号子,伴随胶东渔民走过了几个世纪。胶东半岛,大范围指胶莱河以东地区,小范围指烟威地区,是全国第一大半岛,位于中国山东省胶莱 ...


长岛渔号的形成

胶东的长岛渔号发祥于长岛群岛,是渔民耕海渔业劳动过程中产生的一种号子,伴随胶东渔民走过了几个世纪。胶东半岛,大范围指胶莱河以东地区,小范围指烟威地区,是全国第一大半岛,位于中国山东省胶莱谷地以东,东、南、北三面环海。海岸蜿蜒曲折,港湾岬角交错,岛屿罗列,是华北沿海良港集中地区,同时也是“海上丝绸之路”的起点部分。得天独厚的地理环境,孕育出了独具特色的地域文化。胶东地区也曾是中华古老文明的发祥地之一,以海洋文化的发展为主线,逐渐形成了农耕文化与海洋文化相得益彰,并存齐进独特的文化形式。在长期的渔业劳作中,渔民为了能凝心聚力,团结协作,逐渐形成了号头领、众人和,以 “哎、嘿、呦、哇、嗨就”等虚词为内容的吆喝,这就是初期的渔号。渔号的诞生使海上作业越来越轻松。从某种意义上讲,它改善了渔民生活,推动了渔业的发展。

“长岛渔号”在节庆活动中的表演

渔业一直是胶东人民生活的主要经济来源。自清朝初期,渔民便自行设计建造大风船出海作业。时至清末民初,随着渔场拓宽,渔具更新,建造的大风船达近千只,成为风帆时代的一支海上劲旅。大风船,亦称“大瓜篓”,是以风力和摇橹为动力的大型木船,船体较大,平稳性好,续航能力强,一般为18人左右操作。这种船型的出现,是海上渔业的一次划时代的改革,不论是在安全性还是效益上都有了非常大的进展。大风船船大人多,劳动强度增加,更加需要具有权威性的号令,来协调动作,统一步调,指挥生产。于是,以吆喝、呐喊为主要语言,以领合分明、感染力强的渔号便得到了进一步的发展,形式更加多样,内容更加丰富,具有战胜风浪、争取渔汛、降服困难的号召力和凝聚力。这种粗犷豪放的、原汁原味的劳动之歌,直接转化为生产力。

长岛渔号内容

由于大风船作业时间长,距离家门渔场远,自然条件变化大,因此在劳动体力强的生产环境中,简短的、声势弱的叫号,满足不了生产的需要。人们要战胜风浪,完成重体力劳动,自然而然形成了领号叫唱,众号合唱的形式。通过一领一合,统一步调,协调动作,把劳力用到一个点上。领号,有轻有重,有长有短,或间歇,或急促,与劳动相吻合;合号,视渔令为军令,应合的句头紧咬着领号的句尾,严格地配合领号的腔调、情绪,合得及时,答得协调。所有的渔号,基本无唱词,而以“虚”字为主,个别有唱词的地方,也反映不出完整内容。

上网号

清明前后,岛上的渔民在出海前要举行“打头网”(第一网鱼)仪式,祈求丰收。这是一个热闹非凡而又隆重的场面:海滩上人山人海,鞭炮齐鸣、锣鼓喧天、人声鼎沸,有烧香上供的,有点燃秆草火把的,还有人持满瓢白面追赶他人并往其身上扔撒白面的……引得穿着节日盛装的观望者捧腹大笑,场面极为壮观。以求得平安远洋,夺得丰收的硕果,过上美满的幸福生活。这种活动过后,渔民们便持托网具、摆成龙一样的队形,将几十或几百杆子(一杆子合五市尺)长的网具送到船上,此时,便喊起了“上网号”。

竖桅号

“竖桅号”即竖大桅时所用。桅,即桅杆。是风船上挂帆、挂灯、挂吊子(长幅红布)和系结其它船用生产工具的支柱。它高达十几米,直径几十厘米。人力竖桅是很困难的,但渔民喊起这首号子,就能将它牢固地竖在船上。
摇橹号


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长岛渔号》-摇橹号 图/曲建鹏

在风平浪静、万顷碧波的所谓镜儿海上(或者风力不大时),不能借用风帆之力,渔民们必须摇起大橹摧动船只行进。尤其在“抢风头,赶风尾”之际,他们便以急切的心情,强烈的节奏,精神抖擞,破浪前进,迅速赶到渔场,以达“赶上大鱼群,伸手捞白银”的目的。

掌篷号

“篷”就是“帆”。渔民说:“船使八面风”,就是指掌起篷帆后,借用风力,可使船只迅速行进。升哪块儿帆以及高度、角度的运用,是渔民巧妙运用不同风向和不同风力的科学创举,它不仅能减轻渔民自身的体力劳动,并且能使船更加快速的赶往目的地。
此曲以“呼”、“应”、“迭置”的“综合型”为其表现特征。领唱者的句尾与合唱者的句头,紧紧咬在一起,构成二部轮唱形式。这是民族民间音乐中经常出现的一种演唱形式。其曲调苍劲浑厚、挺拔有力,大大增强了“长岛渔号”的音乐表现力。

发财号

“发财号”,又称“廷鲅号,号子巴、夯子巴”等。“发财号”轻漫悠扬,柔中有刚。伴随动作、环境、心绪、曲调欢快,像一曲带着海鲜味的“信天游”。满载而归的渔船,高高拉起了“大吊子”(长幅红布),这时“发财号”轻松和缓。以加花、重叠、说唱为主,往往不用领号,众者自发地喊唱。如“小红鞋啊,花红里子点号”等即兴唱词。此刻的号子有极大的自由性,领、合都顺其自然,没有固定的唱词,此曲起着逗乐、调剂精神的作用。

发财号(廷鲅号),在“长岛渔号”中,是最具有代表性的抒情曲。它的表现特征,是以每四小节为一个节奏单元的“长领长合”的“征”调式的曲调。整个旋律平稳缓和、悠扬娓婉、悦耳动听。

长岛渔号除了以上几首各具特色的号子,还有“拾锚号”、“拉船号”等,它们构成了长岛渔号的整体,充分体现了渔民在捕捞工作中的辛劳和收获后的幸福。

长岛渔号的价值

渔号与生产紧密结合在一起,有劳动便有渔号在回荡。抬船号、上网号、竖桅号、拾锚号、摇橹号、掌篷号、撒网号、上网号、捞鱼号、老号、大号、发财号等等号子,伴随渔民整个渔业劳动过程。它根据劳动情绪、强度,节奏不时发生变化。因此,长岛渔号拥有独特的节奏感,有着很强的凝聚力,也扫除了渔业工作的疲劳,具有鲜明的时代特色,是一首“航海之歌”。具有上述特征的长岛渔号,在海洋民俗文化中独树一帜,特别是在与风浪搏斗,克服船行动力困难的关键时刻,渔号一旦叫起,它能令“八股绳”拧到一块,集中力量客服各种困难,在生产工具落后、生产力低下的各个历史时期,发挥了重要的作用。 

2007年6月渔号传承人参加烟台市非物质文化遗产展演,荣获优秀表演奖 图/赵芳

在1949年,砣矶岛部分大风船参加了解放长山岛战役,1950年,长岛组织了支援解放舟山群岛的支前活动。长岛渔号伴随着大风船一起南下,为我军渡海作战立下了汗马功劳。表现了崇尚团结、崇尚集体、不畏艰险的强大群体力量。充分显示出渔民同舟共济,征服自然的大无畏精神。
长岛渔号作为海洋民俗文化苑中的一朵奇葩,它的基本性是其它曲艺、说唱不可取代的。这种曲调,对补充完善中国音乐史,忠实记录风帆时代的闯海史实,有着非常重要的意义。

长岛渔号发展现存

长岛渔号是渔民集体从事海上劳动创造的歌,历经三百多年的积累逐步形成。为了与大自然抗争,克服困难和重体力劳动,渔家叫着渔号,唱着渔歌,前仆后继地一代又一代在海洋中获取生存权。由于生产需要,人人都会唱渔号,每船都有一个嗓音高亢的领号者。

长岛朱大相(已故)就是一位远近闻名的领导者。15岁时,他便跟随父亲出海打渔,在渔业劳动中学唱渔号,随着年龄的增长,俨然成为年轻一辈中的佼佼者,这一唱就唱了60多年。朱大相25岁时以其洪亮的嗓音和特有的闯海经验接任了“长渔七号”船长,并被公认为民间“渔号头”。在他的带领下,“长渔七号”不仅是生产方面的佼佼者,也曾搭救了几十条渔民的生命。1971年3月,山东省革委、山东军区给朱大相记个人一等功;沈阳军区授予“长渔7号”—“英雄民兵班”光荣称号。他的一生与大海紧紧的联系在一起,他与渔号有着不可分割的、难以释怀的情感。

现代渔业的发展让渔民的生活质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在风帆时代结束后,渔业机械化的发展使渔号逐渐退出了历史舞台,像朱大相这样的老一辈闯海人由于常年与风浪作斗争,身体状况远不如从前,一代又一代的“闯海人”悄然离世。他们与命运、与大自然战斗的号角声慢慢离我们远去。经久不衰的渔歌、渔号。现代的人们再也无法感受那个年代号子在海边、海上此起彼伏的场景。

长岛渔号传承发展的设想

为了让一曲曲高亢、振奋、昂扬的渔号能够传唱下去,不管是政府、有关组织,还是老一辈闯海人都在努力的进行保护和传承。通过运用现代科技手段建立起了比较完善的,集文字、录音、录像等材料为整体的档案资料库,使特定地点、特定环境下才能出现的号子随时完整展现在人们面前。

虽然长岛渔号的传承发展步履艰辛,但可喜的是在政府的主导下,长岛渔号的传承人担负起了传承教学的重任。他们活跃在中小学中,留下了一生的绝活。每逢旅游旺季,这些老闯海人集合起来向游客们展示他们闯海的歌,不仅为长岛渔号培养了新生力量,也扩大了社会影响力。

另外,还有许多音乐家不断进行挖掘和研究,致力于艺术加工和创作,诞生了一首首以长岛渔号为元素,脍炙人口的优秀作品。烟台市文化馆创作的《闯海人》正是一首代表作。这首男生组唱延续了长岛渔号一领多合的艺术形式,大量运用了虚词,唱出了闯海人的行船生活。这首作品在“第十届艺术节·群星奖”评选中一出现,便得到领导、专家的一致好评,最终夺得“群星奖”,至今仍活跃在舞台上。

对比南方长江号子,长岛渔号在传承、发展模式上仍然比较传统、单一。长江号子在传统模式的基础上,迎合时代发展,深入到影视等多个行业,多渠道多形式进行传承与保护。因此,长岛渔号若要跟上时代步伐,就要在现有的模式上实现突破。要与现代艺术相结合,加大投入,紧紧围绕艺术市场,打造广场、舞台等表演形式的节目,增加经济收入。用经济收入作催化剂,促使更多的人加入到长岛渔号的表演中,加快传承脚步,不断扩大宣传。



总之,各种劳动号子作为民歌的一个主要体裁,早在原始时代人们开始从事集体劳动时就已产生,而直到现代社会某种机器取代某种集体劳动才逐渐消失。数千年来,它伴随着劳动大众在与自然的搏斗中发挥了巨大的社会功能,创造了人类战胜自然的一个又一个奇迹。同时,号子又是人与自然和劳动相结合又相碰撞而产生的最早的精神、艺术之花。因此,它具有永恒的历史文化价值。在风帆时代已成为历史的今天,挖掘、抢救、保护、传承与发展这一海洋民俗文化遗产,对于继承前人不屈不挠的闯海传统,彰显同舟共济的团队精神,丰富沿海城市、渔村的文化生活,构建和谐社会,将起到积极的推动作用。

QQ|仙境烟台网  

Copyright 2013 最新最精彩-社区论坛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仙境烟台网 X3.2 Copyright
© 2010-2015 仙境烟台网    烟台市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

QQ|仙境烟台网  

GMT+8, 2017-5-25 03:40 , Processed in 0.036423 second(s), 16 que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