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境烟台网 首页 烟台故事 查看内容

难忘儿时“过大年”

2021-5-6 15:22| 发布者: admin| 查看: 396| 评论: 0

摘要: 作家孙犁说,“如果说我也有欢乐的时候,那就是童年,而童年最欢乐的时候,则莫过于春节”。儿时,每每这一天总要追问母亲:“还有几天过大年?”母亲也总会丢下一句:“不急,过了腊八就是年。”于是我便掰着手指数 ...

作家孙犁说,“如果说我也有欢乐的时候,那就是童年,而童年最欢乐的时候,则莫过于春节”。
儿时,每每这一天总要追问母亲:“还有几天过大年?”母亲也总会丢下一句:“不急,过了腊八就是年。”于是我便掰着手指数,翻动墙上新挂的日历牌,瞅着桌上那叮当的座钟,总感觉一天是那样的漫长。直到喝着腊八粥,那溢满灶间的米香让我第一时间闻到了年的味道,多多少少会释怀对年期盼的心。
此时的母亲会时时地叮嘱着我们:快过年了,不能打架,不能骂架,要说好听的吉祥话。
随后母亲便吩咐我和姐姐将橱柜里的碗筷收拾出来,用烧开的热水刷洗干净。要是不小心摔坏碗,决不准说“碎”字,要说“碎碎平安”;清扫家里的蛛网也要称做“钱串子”。墙角边的水缸也需洗刷一遍,此后,水缸里的水每天都要满满的,随后母亲会在水缸里、锅台后、炕席下放几枚晶亮的钢镚,寓意着新的一年“招财进宝”“财源滚滚”。
总之,犄角旮旯都要打扫干静,把一年的灰尘扫静,窗明几净,除旧迎新。
母亲吩咐的活计我们是很乐意去干的,因为每次洒扫完后,会吃到杀年猪留下的肥肉炸成的“肉滋啦”,还有零花钱让我们自由支配。这时,再寒冷的冬季也阻挡不了我们的脚步,姐姐会骑着大金鹿带着我去赶集,逢集便去,每集不落。远的如桃村、观水、乳山,近的也离村三里多路。我们会买上别致的头饰和漂亮的围脖,坐在集市的街角吃心仪已久的“蚂蚱腿”,会聚在人群中观看那五颜六色噼里啪啦的鞭炮。在熙来人攘的集市里,觉得此刻的我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了。
小年过后,家家户户都要做一锅豆腐,“腐”谐音“福”,寓意着“福福有余”,做豆腐是费神又费力的活,常常是三两家合伙一起做。凌晨三四点钟,睡梦中的我们便被母亲叫起,大人孩子齐上阵,捧着磨棍,你十圈我十圈轮流推磨,往往是闭着眼睛转得晕头转向。
一锅豆腐,磨浆、烧煮、点浆、挤压、成型,往往需一上午的时间。但当吃上一顿滑嫩的豆脑,那些疲乏或劳累早已抛到了九霄云外。好在后来有了磨房,做豆腐不再费时费劲了。做好豆腐,母亲会放在清冷的厢房留着待客,偶尔我们也吃一顿打打牙祭。
蒸年糕、蒸饽饽是年中最隆重的事。儿时的年糕是用黄黄的玉米面掺和着少量的白面做的,面里放点糖精粒,吃起来甜蜜软糯,寓意着“睦家顺,年年高”。和面、醒面、揉面,在红红的灶火上,在袅袅升腾的蒸气里,大枣饽饽、团圆饽饽、神虫、元宝油亮光滑、泛着麦香,活灵活现地出锅了。也会吃上母亲特意为我们准备的“柿子”“石榴”等小面食,暄软、甜香,香了味蕾,满足了心愿。
守岁的除夕,如今的我仍觉得是那么神秘与庄重。大人们会在漆黑的夜里焚烧纸钱,会在烟雾缭绕的家谱前磕头,而我们会闻着新衣服的棉织味,闻着弥漫在屋里的饭香味到天明。除旧布新、迎禧接福、拜神祭祖、祈求丰收的中国年,每一个图案、每一句言语、每一件年事都凝聚着中华文明的博大精深,寄托了人们对美好生活的追求与向往。
“爆竹声中一岁除,春风送暖入屠苏”。我们在噼噼啪啪的鞭炮声,在门前铺满腥红纸屑的喜庆里,在穿街过巷嘻闹的笑声里,在人们彼此的祝福里,走过了一个又一个难忘的新年。

QQ|仙境烟台网  

Copyright 2013 最新最精彩-社区论坛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仙境烟台网 X3.2
主管:烟台市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主办:《走向世界·仙境烟台》杂志社

QQ|仙境烟台网  

GMT+8, 2024-7-19 22:44 , Processed in 0.035249 second(s), 18 que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