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境烟台网 首页 烟台故事 查看内容

烟台也有一对“梁祝”

2021-5-6 15:26| 发布者: admin| 查看: 130| 评论: 0

摘要: 《清稗类钞》是关于清代掌故遗闻的汇编,由清末民初的徐珂从清人、近人的文集、笔记、札记、报章、说部中,广搜博采,编辑而成。记载之事,上起顺治、康熙,下迄光绪、宣统。书中涉及内容极其广泛,许多资料可补正史 ...
《清稗类钞》是关于清代掌故遗闻的汇编,由清末民初的徐珂从清人、近人的文集、笔记、札记、报章、说部中,广搜博采,编辑而成。记载之事,上起顺治、康熙,下迄光绪、宣统。书中涉及内容极其广泛,许多资料可补正史之不足,特别是关于社会经济、下层社会、民情风俗的资料,对于研究清代社会历史很有参考价值。
《清稗类钞》中提及“烟台”二字,引人注目的是,书中以较大篇幅记录了一则清末民初发生在烟台的爱情故事。这故事情节离奇,结局凄惨,读来让人唏嘘不已。
故事的女主人公名叫李银姑,淄川人。她的父亲是当地富商,靠经营草辫业发家,母亲是淄川望族王渔洋后裔。虽然王家已家道中落,但王氏举止谈吐,仍然有大家闺秀的气派。在父母言传身教下,李银姑从小就识文断字,贤淑大方。
烟台开埠以后,商业空前繁荣。李银姑的父亲作为精明的商人,敏锐地嗅到了烟台开埠带来的商机,于是举家迁往烟台经商。开明的父亲还把李银姑送到了美国教会开办的烟台女校,李银姑资质中庸,性情温和,成绩也不错。
李银姑的同桌,是一位吴姓女同学。她虽然已经入教并接受了洗礼,但却不怎么遵守教规。这位吴同学上课不甚用功,但天资聪慧,考试总能得全班第一。李银姑与同桌亲如姊妹,但争强好胜的心总是有的,她不甘心老是考得不如同桌好,决心下苦功,考个第一。
有一回考试,李银姑终于如愿,但却得了一种病,整天喃喃自语,净嘟囔些学校的事儿。家人请医生诊治后,说是用脑过度,需要静养。
李银姑被迫在家养病,同桌吴同学前来探望,提出要留在李家,昼夜伺候银姑。李银姑的父母起初不允,但在李银姑的反复劝说下,吴同学最终得以留了下来。从此,吴同学与李银姑同卧一床,日夜精心服侍,嘘寒问暖,寸步不离,令李银姑的父母感动不已。
一百多天过去了,李银姑的病情没有好转,反而突然加剧。吴同学满面愁容,几次见了银姑父母,欲言又止,追问之下,却又支吾不语。
不久,银姑病情越来越重,这天,银姑对前来探望的父母说:“孩儿我不能报答父母的养育之恩了!”然后握着吴同学的手哭道:“吴姐姐您的一番恩情,我只能等来世报答了!
吴同学听罢脸色惨变,一手自掩其面,一手牵着银姑的手说:“我因爱慕妹妹,男扮女装,欺骗妹妹三年了。谁想到是这结果啊!”吴同学泪如雨下,道出真相。
原来,吴同学并非女生,他的原名叫邹问蘧。五年前,因仰慕银姑才貌,托人到李家求亲遭拒。后来听说银姑进入女校,于是男扮女装跟随入学,但求能天天相见。
邹问蘧原本打算等毕业以后,再向银姑挑明身份求婚,没想到天违人愿。银姑听罢,一时激动,立即昏死在床上。
银姑父母以为女儿死了,就忙着指挥家人料理后事。问蘧扶起银姑,发现银姑面色如生,抚摸其胸口,仍然温热。问蘧二话不说,便给银姑做人工呼吸。忙活半天,银姑渐有气息,苏醒过来。银姑父母转悲为喜。问蘧男扮女装既已暴露,只得离开了银姑家。
原来,这邹问蘧原是博山人,比银姑小一岁。父亲早年去世,在母亲抚养下长大。邹家有良田千亩,在当地也是大户人家。因邹家在烟台有商铺,母亲就安排问蘧独自来烟台求学。
刚到烟台时,问蘧到公园游玩,偶然见到了随母亲游园的银姑,对其一见钟情。后来求婚不得,想到古代花木兰能女扮男装,自己何不反其道而行之,来个男扮女装呢?果然,问蘧凭此如愿得以亲近银姑。但问蘧对银姑十分敬重,从未有轻薄非分之想。
虽然问蘧、银姑两人情投意合,但两家父母早已各自为他们订立了婚约。问蘧从银姑家出来后,他的母亲就来信让他立即回博山。
此时,银姑的父母也告诉她婚约的事,并说很快就到婚期了,银姑听后没有言语。当晚银姑病情加剧,日夜呕血,饮食不进。持续三天,银姑感觉自己即将油枯灯尽,就对父母说:“我死后,尸体归问蘧。你们必须通知问蘧,让他亲自来接我回去,我才瞑目。”
问蘧返回老家博山后,母亲告诉他,过几天就要迎娶舅父家的表妹,这个表妹是他青梅竹马的玩伴。问蘧先是支应了母亲,后给表妹写了封信,大致说了自己在烟台的感情遭遇,说明自己心属银姑,希望表妹能通情达理,把亲事退掉。表妹收到信后,心有不甘,于是把信交给了父兄。其父兄怒火中烧,到问蘧家兴师问罪。问蘧面对舅父等人的诘难,从容争辩,侃侃而谈。众人说不过他,最后只得把问蘧痛殴一顿散去。
不久,问蘧收到银姑父母寄来的信件,告知银姑已然病逝,希望问蘧能前往烟台处理后事,以了两人未了情缘。问蘧读罢,痛苦不已,不久便返回烟台,料理了银姑的后事。
问蘧舅父得知银姑已死,觉得女儿与问蘧的婚事又可以再提。问蘧母亲也觉得可行,于是向问蘧提起此事。问蘧听后断然拒绝,说:“不要再说这事了,我宁愿死,也不结这婚!”
母亲听后,第二天便称病不起,粒米不沾。问蘧是个孝子,便向母亲下跪请罪,表示愿意迎娶表妹。母亲怕问蘧反悔,连忙定了婚期,几天之内便要儿子完婚。
到了结婚那天,问蘧早早起来穿上新衣,匆匆外出。家人问去哪里,问蘧说是去厕所。半天工夫,不见问蘧回来,母亲大喊不好,急派家人四处寻找,不得。过了几天,烟台那边传来消息:有人穿新衣跳海而亡。邹家人前往查看,果然是问蘧也。
上一篇:冬天里的回忆下一篇:飞雪闹春

QQ|仙境烟台网  

Copyright 2013 最新最精彩-社区论坛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仙境烟台网 X3.2
主管:烟台市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主办:《走向世界·仙境烟台》杂志社

QQ|仙境烟台网  

GMT+8, 2021-12-9 09:49 , Processed in 0.031924 second(s), 18 que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