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境烟台网 首页 烟台故事 查看内容

惦念缕缕豆腐香

2024-3-11 09:52| 发布者: admin| 查看: 65| 评论: 0

摘要: 上世纪70年代,农村物资相对匮乏,鸡鸭鱼肉几乎见不到踪影。进了腊月门,我家总是做上一包豆腐,在缕缕豆香中,a。胶东人对豆腐的偏爱,称它为“爱到骨子里”的美食。“腊月二十五,推磨做豆腐”。豆腐谐音“都福” ...
上世纪70年代,农村物资相对匮乏,鸡鸭鱼肉几乎见不到踪影。进了腊月门,我家总是做上一包豆腐,在缕缕豆香中,a。
胶东人对豆腐的偏爱,称它为“爱到骨子里”的美食。“腊月二十五,推磨做豆腐”。豆腐谐音“都福”“兜福”,寓意吉祥美好,承载着人们祈祷富贵、平安的心愿,是春节餐桌上不可少的一道美味。
豆腐是中国的一种古老传统食品,在一些古籍中,如明代李时珍的《本草纲目》、叶子奇的《草目子》、罗颀的《物原》等著作中,都有豆腐之法始于汉淮南王刘安的记载。中国人首开食用豆腐之先河,在人类饮食史上,树立了嘉惠世人的功绩。
腊月二十四,母亲从缸里盛出十几斤黄豆,小心翼翼地进行分拣,剔除杂质,洗净后倒进一个瓷盆里,浸泡一天一夜,让黄豆尽情地膨胀。次日清晨,天未放亮,早早起了床的母亲,把我从蒙眬中叫醒。当时我父亲在县委工作,我排行老大,所以每次家有“重大活动”,都是让我“冲锋陷阵”。
做豆腐有一定的技术含量,水多水少,火候大小,卤水点多少,都决定着豆腐的质量与成色。
泡发好黄豆后,把泡豆子的水倒掉,用水多冲洗几遍豆子。做豆腐先用大石磨把黄豆磨成半成品,再改用手推小细石圆磨,细细磨成雪白色生豆浆,再用蚊帐布过滤两次,去除豆渣后倒入大锅“咕嘟咕嘟”到沸腾。
我负责烧火。火烧得不可太急,也不可太缓,将豆浆烧开,撇去泡沫,时不时地搅拌一下防止煳锅。豆浆煮好后,放至90摄氏度左右,一边用瓶子转着圈儿倒入适量卤水,一边用勺子轻轻搅动几下,让豆浆缓慢转动起来,便于充分混合。然后静置20分钟。为防止温度过低不结晶,可开火加热两次,听到锅底发出似乎要沸腾的响动,再加热十几秒熄火。其间,缓慢轻柔搅动几下豆浆,便于均匀成脑儿。豆浆很容易溢锅,煮的时候一定要在旁边看着。
卤水点豆腐,一物降一物。经过打浆、过滤、烧浆、点卤、压豆腐等一系列的操作,整个工序不拖泥带水,干净利索,一气呵成,一包豆腐就做好了。
黄豆浑身是宝,豆渣可以炸丸子,烀饼子。
清晨的故乡是寂静而忙碌的,伴随着袅袅炊烟升起,弟妹开始纷纷起床。等待的是一道加了葱花、酱油的豆腐,热气腾腾、豆香扑鼻、浓醇甘美。用小勺子挖一块放进嘴里,嫩、白、滑、软、绵,妙不可言。
豆腐,无论炒着吃,煎着吃,蒸着吃,冻着吃,晒着吃,炸着吃,百吃不厌。
炸豆腐干,外焦里嫩,是年夜饭一道必不可少的硬菜。将豆腐切成薄薄的块,放到阳光下晾晒几日,让水分散失,就可以下锅炸了。
年三十晚上,把豆腐干放在油锅里炸至金黄捞出,香气扑鼻,外皮脆,里面酥松多孔,配上香菜独特的香味,越吃越上瘾,可以与荤食相媲美。
炸豆腐干还可以切成丝,凉拌白菜心,加蒜泥、味精、陈醋、酱油、香菜、香油提味,色香味俱佳,也是年夜饭一道不错的醒酒菜。
胶东半岛的冬天是寒冷、漫长的,放学回家后,家里几乎每天都煮一锅地瓜、烀上一锅玉米面饼子,然后再熬一锅大白菜炖豆腐。尽管外边北风呼啸,寒风刺骨,屋内火炕温暖却如春,一家人围坐在滚烫的火炕上,同吃饭桌上一盆热气腾腾的白菜炖豆腐,其乐融融,宛如一顿饕餮盛宴。
为了让白菜炖豆腐淋漓尽致地调动舌尖上的味蕾,母亲还特意烧了一个红辣椒,用蒜臼子捣碎,加在菜里调味。我开始吃辣椒有点不习惯,辣出眼泪,打着呵呵,吐着舌头。母亲总是鼓励说,辣椒开胃,可以增强抵抗力,驱寒暖身。虽然不习惯辣椒的刺激,但渐渐地,我发现辣椒的味道其实很下饭,它可以让食物变得更香,提精神、增活力。这就是人间烟火的魅力。
大白菜炖豆腐,过去在农村很平常的家常菜,也是人们最喜闻乐见的“就头儿”,在那艰苦的年代,能美美地吃一碗白菜炖豆腐,是一种享受。
过去在大集体时代,经常听到敲梆子换豆腐的,推着独轮车,沿街串巷叫卖。一斤黄豆可换两斤豆腐。每次听到叫卖声,我家总会换点豆腐,改善生活。
过去,萝卜、白菜在农村也主宰着“半壁江山”,因产量大,适合储存,备受青睐。用萝卜丝、豆腐干包地瓜面包,是一道炙手可热的美食。先把萝卜擦成丝,用开水焯一下,挤掉水分,然后剁碎,加粉条、盐、豆腐干、味精、酱油、椒盐等几种东西,一包一个鲜,一吃一个饱。
地瓜面萝卜豆腐包刚出锅时,香气四溢,全家人围在一起,品尝着刚出锅的美食。哏啾的包子皮,滑溜的粉条,搭配着豆干的香气和萝卜的味道,在那个年代无疑是难得的美味。再喝上一碗玉米面粥,就着下饭的大蒜头,任凭外面北风呼啸,雪花纷飞,保证让你味蕾大开,满头呼呼地冒汗。
如今,海参、鲍鱼、龙虾,鸡、鸭、牛羊肉等应有尽有,但是我骨子里就是放不下豆腐,喜欢吃热豆腐解解馋。如今,母亲离开人世十几年,每到腊月里,我就特想吃当年她亲手做的豆腐。
我爱豆腐,除了它滑嫩可口的味道使我难以割舍外,其身上所独有的特质更令我情有独钟。远在他乡时,吃上一碟小葱拌豆腐,能治愈乡愁。每次到市场上看到刚出锅的豆腐,我便情不自禁地买上几斤,回家后倒点酱油或辣椒油,切点小葱、香菜末,趁着热乎劲儿,三下五除二,风卷残云过后,身子立马熨帖许多。
豆腐,最接地气的一道家常菜,温润香醇,口感细腻,像一缕炊烟和一根丝线,一头系着家乡,一头系在我的心头,它陪伴我度过漫漫岁月,成为我生活中难以忘却的记忆。
上一篇:腊八望年下一篇:猪皮冻

QQ|仙境烟台网  

Copyright 2013 最新最精彩-社区论坛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仙境烟台网 X3.2
主管:烟台市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主办:《走向世界·仙境烟台》杂志社

QQ|仙境烟台网  

GMT+8, 2024-4-24 17:17 , Processed in 0.040089 second(s), 18 que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