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境烟台网 首页 名家特约 查看内容

行途烟驿

2019-3-11 09:38| 发布者: sun| 查看: 283| 评论: 0|原作者: 文 / 烟驿

摘要: 葡醍海湾与养马岛再次回到龙湖.葡醍海湾,大海已经退潮。金秋阳光洒在这个童话般的花园小区,一切恍若仙境。红色小火车是骄傲的小骏马,停在马路边等待 ...

金秋阳光洒在这个童话般的花园小区,一切恍若仙境。 图/张仲毅

葡醍海湾与养马岛

再次回到龙湖.葡醍海湾,大海已经退潮。金秋阳光洒在这个童话般的花园小区,一切恍若仙境。红色小火车是骄傲的小骏马,停在马路边等待这群特殊游客。“全国知名作家学者看烟台”采风团一行十几人,穿过绿草如茵,花果飘香的别墅区,乘坐小骏马做一次“偷得浮生半日闲”的畅游。尽管时间并不能偷来,却不影响从仙女葱指拨动竖琴的密集音符中,摘出明亮的一粒,镶嵌于大海与绿色描画的一日上。对于美,一切耗费都是值的,而我又喜欢跟随美的物事,把自己消磨其中。

宽阔柏油路面平展在绿山坡之间,小桥流水静谧,亭台楼阁祥和,红骏马从东南角沿马路西行,左边是葡醍海湾居民区,右边是海。烟台地理位置十分特殊,居于北纬37度的神秘生命线上,仿佛造物特别青睐的后花园,把更多细腻与浪漫情怀放入其内。

左手握拳大拇指平伸,指肚位置就是烟台,葡醍海湾就在最顶端。这里原来是一片戈壁荒滩,龙湖集团董事长来烟台考察,独自漫步荒滩,红嘴海鸥聚集,若同跳舞精灵,时飞时落。海风掠起散发,绵延起伏的海浪拍打着海岸,每一粒精雕细琢的浪花,欢快而自由。这沉浸于永恒空白中的生动与静谧,蓦然拨动她的心弦,一个浪漫的名字从脑海浮现,葡醍海湾。是的,葡萄的郁香,美酒的甘醇,这里就应该是浪漫而纯净的伊甸园。

人类需要借助内心的回归,寻找当下存在的真实感,找到自己夜晚沉睡的大床所在地理方位,自己所在大床上的具体位置。而不是拽着枕头,面对越来越虚空的黑夜,一遍遍追问我在哪里?我是不是我。

在城市中奔波,落满灰尘的心,在海风海浪抚摸撞击中,变得舒展透明。仿佛长途跋涉者,回到温暖的小屋。夕阳、大海、鸥鸟、停靠岸边的渔船,更远处隐约传来的渔歌,忽明忽暗的人间烟火,在人间又恍若置身天堂。大海总给人无尽的想象,也给奔波的人回归故乡的安慰。

沿环岛马路慢行,靠近海的地方依然保持亿万年的自然风貌,向内部分慢慢变高,保留大片沙滩,安装大型游乐设施,家长带着孩子在沙滩上游玩。再向上则是种植了山楂、桃子、葡萄、樱桃各种果树,树下是精心修整的绿地。保洁人员在马路边巡视,先进的电动清洁设施,让这个小岛住宅区时刻都像刚刚从大海中出浴的少女。

穿过大片广场、花园、大型餐厅、来到供居民休闲的龙湖领导力中心,这里的安适、优美再次刷新我对房地产的认知。安静、优雅、舒适,在这里你可以慢慢行走,沿着自己喜欢的路线,找到能让心安静的椅子。

坐下来,倒一杯咖啡或者热茶,望着窗外的大海、白云、蓝天,发一会儿呆。或者捧一本书,在文字的树林漫步。思想的风吹进幽暗脑洞,轻声唤醒在迷雾中,一直没有找到出口的答案。学一代文豪苏东坡先生,在手边便笺上,留下一串思想花火。

穿过绿草如茵就到了这片花果飘香的别墅区。 图/烟牟宣

“东方云海空复空,群仙出没空明中。荡摇浮世生万象,岂有贝阙藏珠宫?”,在现代风格鲜明的休闲居内,用一个下午品味一首古代气息浓郁的诗词,让历史烟云,沿着古老海岸慢慢爬上来,一朵朵浪花或者云,排列在思想上空。都市喧嚣远了,仙台丝竹缭绕,神游太虚而不亦快哉。

葡醍海湾建设之初,就设立了人居公园,房舍融入自然的主题思想,几百栋传承颐和神韵的庭院凭海静立,具有宫殿感的东方建筑,掩映于北方的中央水系与情景园林。樱花大道、薰衣草花海、海上森林公园、葡醍小事、异国风韵的园林,这些热点词汇下,涵盖着一副铺展在地上的真实画面。

美好时光总是匆匆,在我沉溺于这些美的享受,词不成句时,已经被同行者N次催促启程。不远处,养马岛其他景区还在等待这些特殊游客光临。车行滨海大道,视野再次跌入海天的开阔。付国政主任说,烟台拥有1038公里黄金海岸线,沙滩居北方之首。其中,养马岛是全国唯一同时拥有山、海、岛、湖、泉、沙等资源的前海。

在天马广场下车,海风从澄净海面吹来,鼓荡起阔大衣角。跟随金牌导游张超,听他讲天马行空,讲烟台海产,讲秦始皇东游。静静坐在广场一角石阶上,想历代圣哲与伟人,他们与常人一样的百年,怎样缔造出不同凡常的伟业。

鸥声阵阵中,养马岛大桥像是在海天间飞舞的海燕。 图 / 台本敏

生命,对于平常人来说,除了劳苦工作,更多是怎样消磨打发时间,而成大事者,他们恐惧时刻被蚕食的生命长度,争分夺秒与死神赛跑,尽力去做自觉有意义的事。无关紧要与事关紧要对每一个人的定位,决定了会走向哪里。我仰望着几十米高处那匹飞马,它所蕴含的意义是什么呢?飞走还是飞来?或者,只是飞的姿态,而并不飞。

真理与谎言也保持一个姿势,把两面呈现,让思想者与无思想者同时看到,耗费时间。我不相信一个皇帝的思想,可以为普天大众理解,养马场就是皇帝看中的水草肥美之地,在悬崖下边,六匹奔腾的石马雕塑,诠释着一个故事镶嵌的主体。这里曾是皇家养马场,据《牟平县志》记载,“养马岛孤悬海中,而富冠全国”。繁华的产物,是十平方公里的岛屿,留下众多精美古庙、古祠和古民居。

时间所限,我们没有游历仅有的八个古村落,只是站在海边,凭风临海遐思。就像岩石面对海水,它们是彼此依恋的情侣,还是怀有古老敌意的仇人。我们只是游人,偶尔路过的旁观者,怀持自己私人情绪,欢天喜地的留影,截取赏心悦目的风景,留下只言片语,供海风吹上松针,在一瞬间把玩。

这里有最干净的海水,最鲜美安全的海鲜,扇贝、鲍鱼、对虾、牡蛎,这些美食对游客的吸引,让人暂且忘了旅途劳顿,争相走近。一对对站在海边礁石上拍婚纱照的情侣,也成为海岛靓丽招牌,一生一世的爱情,在最纯净的海风海水间,把倒影、记忆留住。不需要海誓山盟,景色就是最美承诺。

在纯净之物面前,想起陈旧的尊严,一棵沉默于海风千百年的松树,却让我懂了,人类在以漠视同类的行为,展示他们并不珍惜自己的生命。不然为何每一个人都喊着拒绝污染,回身却随手把垃圾仍进别人盘子里,把污水倒进江河。

面对纯净,洗却不纯净的思绪。此时,海天连成一色,我愿意是养马岛的一滴海水,也愿意是一块岩石。

寻找蓬莱阁

千年前,读过《山海经》,被仙山诱惑,千里跋涉至蓬莱寻求长生药的秦皇,从黄花梨銮舆上下来时,黄海跟渤海对视一眼,撞撞胸脯,用力吻了一下对方额头。大片海鸥、海燕,欧耶,欧耶,发出轻快激动的欢叫声。

蓬莱阁遗迹,无声讲述着岁月亘古。 图/高远

丹崖山倾斜下身子,把一捧跳跃了半个早晨,一次次冲上来固执索吻的浪花打碎,让它死心塌地退去。长安秘密宫阙,炼制了九九八十一天的丹炉,突然爆裂,接近结丹的灵药,瞬息化为灰烬。丹崖山扶正身子,严肃地面对大海,等待春暖花开。

公元2017年秋天,烟驿游历至此,全然不顾同行作家学者,一个人见阁登阁,遇楼爬楼,一心学汉武大帝,寻仙于茫茫人世,求道于淼淼沧海。得不到才是最好的,千百年来此寻仙问道者络绎不绝,文人墨客,商贾官宦,草民百姓,闻名而至,妄图得一丝仙机,登堂入室,延年益寿,或窥破红尘幻境,做一个逍遥地仙。却是修道难,难于上青天。

丹崖山诞生之初,源自地球浩大造山工程,西起喜马拉雅山、昆仑山、泰山、崂山、一直到天尽头的昆嵛山,丹崖山就在那时诞生,山势峻秀,脚下是黄渤两海交界线,海面浩渺。古来既是人间连接仙界门户,传说故事流传广泛。

北宋大才子苏东坡任登州太守五日,留下千古名诗《海市诗》:

东方云海空复空,群仙出没空明中。
荡摇浮世生万象,岂有贝阙藏珠宫。
心知所见皆幻影,敢以耳目烦神工。
岁寒水冷天地闭,为我起蛰鞭鱼龙。
重楼翠阜出霜晓,异事惊倒百岁翁。
人间所得容力取,世外无物谁为雄。
率然有请不我拒,信我人厄非天穷。
潮阳太守南迁归,喜见石廪堆祝融。
自言正直动山鬼,岂知造物哀龙钟。
信眉一笑岂易得,神之报汝亦已丰。
斜阳万里孤鸟没,但见碧海磨青铜。
新诗绔语亦安用,相与变灭随东风。
长风不借青山力,日日翻海沐苍穹。

待我迎风逐级上行,站在高处环望,才明白蓬莱阁并不是一个独立楼阁,而是一个古老建筑群。公元1016年,登州郡守朱处约在山顶海神庙旧址修建此阁,此时,水城作为军事要塞已经建成十八年。世间事大抵有个因果,一切貌似偶然的出现,细思量却有万千沟渠,把成因四面八方引流汇集至此。

一个不太晴朗的深秋午后,青砖黛瓦愈发深沉,远山海面更加虚渺。转身回望,山势并不险峻,古树葱郁,亭台楼阁,层层叠叠,相互勾连衔接,山海依偎,缠绵悱恻。沿石阶上,遍山苍松翠柏掩映,国槐林立,古榕遒劲,爬山虎沿着黝黑粗糙的树干攀升,不知是情侣还是仇人,看到彼此吃力的模样,想起藤缠树,树缠藤的那首民歌。

导游说,先拜妈祖,再拜龙王。古老的祠堂庙宇,是一方百姓的守护神,对于浩浩荡荡的游客来说,全国各地寺庙都大同小异,并无多少景致可看。而吕祖庙与东倒西歪的醉八仙,倒是有趣。

随同一个指着塑像大喊葫芦娃的小男孩绕过去,在子孙殿看到门上匾额“熊罴赐梦”,同行刘继兴老师说,此取之《诗经小雅•斯干》。记起我的老乡郑玄先生亦说过:“熊罴在山,阳之祥也,故为生男。”站在青砖垒砌的房屋后边,看院落绿云如盖,遮天蔽日,瓦檐砖面生满青苔,海风吹上来,开黄花的与结红果的,跟我一样熏熏然摇摆。

丹崖山古称蓬莱岛,蓬莱阁建于北宋嘉佑年间,后经明代扩建,清代重修。现已经成为庙宇和园林交错的宏丽建筑群。吕祖殿、蓬莱阁、三清殿、天后宫、龙王宫、弥陀寺按序分布四周。蓬莱阁雄居丹崖之顶,处在众星拱月位置,与滕王阁、岳阳楼、黄鹤楼遥相呼应,并称中国四大名楼。

蓬莱阁后侧卧碑亭内,一块卧碑洋洋洒洒刻着东坡先生的《书吴道子画后》,背面是闻名千古的《海市诗》。《书》碑字体初时工整,三五行后,开始笔走龙蛇,越来越狂放,至末尾处,似乎欲登台一跃,大有乘风归去之势。

文章千古事,当负道义长。从苏子狂放书迹中,隐约听到一个个性回响,演绎着千古绝唱。这位任职五日,却被传颂千年的官员,用自己的悲悯之心,为沿海百姓请命,免除产盐却不准吃,而要花钱买盐的政痼。才思文章这些阳春白雪,对于苍茫大众,倒不如柴米油盐酱醋茶来的实惠,才德唯有为民所用,才能不负自己,不愧对沧海横流,留下恒河粒沙吧。

观看清道光年间,山东巡抚托布浑书写的“海不扬波”,听导游讲它的故事。托布浑上任之初,便为蓬莱阁题写“海不扬波”,以寄托天下太平之愿。人们将题词制成石刻,嵌入蓬莱阁主楼后壁之上。可惜,世事并不如人愿,斗大的不字有明显修补痕迹。据导游介绍,这是甲午海战中被炮弹打损,重新修复。回望中国历史,不禁感慨,一个国家若想不受外欺,唯有强大。

环阁徜徉,种种遗迹印记无声讲述着岁月。避风亭外抚摸依照自然之势修建的弧形墙垛,墙被海风日夜扫荡,城砖青色更重,历史从砖体深处渗出来,蔓延至空气中。绿色藤萝从墙角岩石一路爬上,在垛口露出鲜嫩枝叶。

登千古名阁,面海展望,云天相接处山影隐约。近处碧海荡漾,渔船穿梭。这片辽阔海域便是古往今来,海市蜃楼时常出现的神奇所在。也是蓬莱仙岛闻名于世的一个渊源。此刻凭海临风,长岛隐约伏居大海苍茫中,海鸥从海面穿过,偶尔有渔船开过来。整片海域跟天空对望着,保持静默。在这种压紧的静默中,却听到时间流过的尖啸,群仙入海处,时空撕开一条缝隙,展露过千百年的海市鱼贯而出,在空无中一一展演。

灯影交错,这座千古名阁在绚烂灯光中显得更加古朴庄重。 图 / 于贵祖

山海间多少激荡与宁静一页页翻过,高墙下,多少呼喊的灵魂暗哑,炮声隆隆,血火煮沸苍穹的云朵。当我高阁闲步,身边人声鼎沸,鸥鸟欢鸣,海风吹过松林落在发梢,我再次低吟,东方云海空复空,往事循复空明中,今日之我又是何日之我,明日之我又在何处。

手抚城垛,丝丝缕缕的清凉沿手掌指尖传入,闭上眼,空阔中岁月如梭。日升月落,海浪冲上岩石,星辰潜入海底。蓦然想起:转朱阁,低绮户,照无眠。不知道蓬莱阁的月亮,是不是分外明亮,秦皇汉武寻仙求长生药的梦想,与月亮里的姮娥,有无交融。

大海不语,一遍遍冲刷着丹崖山,我寻到的蓬莱阁,是不是神话中的蓬莱阁,人间烟火照亮的古老楼群,却若同海滋奇观,楼阁之上,还有一座蓬莱阁吧。


QQ|仙境烟台网  

Copyright 2013 最新最精彩-社区论坛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仙境烟台网 X3.2 Copyright
© 2010-2015 仙境烟台网    烟台市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

QQ|仙境烟台网  

GMT+8, 2019-11-20 20:20 , Processed in 0.038614 second(s), 16 que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