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境烟台网 首页 文化 查看内容

牟平篮子灯胶东独一份

2019-7-10 15:48| 发布者: sun| 查看: 113| 评论: 0

摘要: 在牟平姜格庄镇大岚东村,有一种从老辈传下来的神奇舞蹈,跳舞的人拿的每一种 道具都是一盏灯。这种被叫做篮子灯舞的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是集音乐、舞蹈、民歌、说唱、美术、民间打击乐等为一体的综合性民间表演艺 ...

 

在牟平姜格庄镇大岚东村,有一种从老辈传下来的神奇舞蹈,跳舞的人拿的每一种

 

道具都是一盏灯。这种被叫做篮子灯舞的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是集音乐、舞蹈、民歌、说唱、美术、民间打击乐等为一体的综合性民间表演艺术。

 

关于篮子灯的由来,相传史上战争频繁、瘟疫流行,百姓苦不堪言,玉皇大帝得知后,命王母娘娘带领七仙女到昆嵛山,化妆成挑着篮子的村姑,为当地百姓治病疗伤。为了感激王母娘娘和玉皇大帝,村民们开始效仿制作篮子灯。篮子灯舞起源于清朝晚期,至今有150多年历史,主要流传于牟平区姜格庄镇大岚东村一带,是胶东地区最具民俗风情、极具代表性的民间歌舞艺术形式之一。

 

篮子灯为长方形,犹如宫灯,骨架最初由玉米秸扎制而成,以后改为木条,外表装饰有吉祥喜庆图案的各色剪纸或绸布,底部十字形木架上固定有一个油灯,上方四角边缘各垂着璎珞,底座为拉花装饰。

 

篮子灯舞有2名男性和20名女性共计22名舞者参与。两名男舞者分别饰演“玉皇大帝”和“王母娘娘”,是整个演出队伍的核心。20名女舞者则扮演仙界中的各位神仙和仙女,根据表演要求变化队型,步法近似秧歌走阵式,队伍造型分别有“蛇蜕皮”“穿8字”“双圈”“五朵金花”“剪子股”“三圈”“龙摆尾”等。灯歌为固定套曲,歌词随传统节日等内容填词演唱,配曲有紧、慢之分。伴奏主要有锣鼓和乐器两部分组成,舞蹈时由花盆鼓、小鼓打点,板胡、二胡、笛子、唢呐、铙钹等乐器伴奏。队型变换时,乐队伴奏停,由一人打快板,一人说唱。一场篮子灯表演约为30分钟。

 

篮子灯舞演员服装较为讲究,多以红衣绿裤为主,腰间束以红绿两色彩绸,头上带有一个绢花装饰发卡,脚穿绣花鞋。表演时,表演者右手擎篮子灯,左手牵着扎在腰间的彩绸,篮子灯擎在胸前,在场地内排成一列。“玉皇大帝”站在队伍最前,左手高举扇灯,右手挥动拂尘,带领整支队伍出场。“王母娘娘”左手拿鞋灯,右手拿手绢,站在队伍最后。篮子灯舞的步法要求严格,步子小而轻,身板要灵活,篮子灯在胸前要稳要平。

 

红衣绿裤,腰间束以红绿两色彩绸,是篮子灯最常见的服装。

 

在整个牟平区,大岚东村的位置有些偏僻,但这丝毫不影响篮子灯的传播蔓延。毫不夸张地说,在大岚东村,上至九十九,下至刚会走,人人都能来上一段篮子灯舞蹈。在所有这些人中,有一个不得不提的人,那就是现年80岁的孙文海。他是至今仍活跃在篮子灯表演舞台上的年龄最大的人,而且还是一种反串表演,他扮演的是王母娘娘。在村里一些上了年纪的村民回忆中,包括孙文海在内的那一批跳篮子灯舞的演员最棒,全是村里年轻漂亮身段好的人。虽然因身体原因,同期的表演者中仅有孙文海还坚持在舞台上,但关于那时篮子灯的辉煌,孙文海至今还记忆犹新。


 

 

 

“那时候,篮子灯不仅是我们村里最隆重的庆祝仪式,也在十里八村很出名。”孙文海告诉记者,那个年代,过年的时候,相邻的村子都会互相邀请对方的表演队伍到自己村里表演。因为是独一份的,大岚东村的篮子灯演员几乎整个正月都在跳舞,而且几乎每天都要换一个村子。“有的时候白天在一个村里表演完了,村民们死活不让我们走,非让我们留下来晚上接着表演。”回忆起那时的辉煌,孙文海也仿佛又回到了那不知疲倦地跳篮子灯时的状态。据孙文海回忆,一般邀请跳舞的村落都会事先派人在村口支好锣鼓,热热闹闹地为篮子灯开场后,表演才正式开始。表演时聚集而来的村民,常常堵得演员们无法前行。这时,篮子灯队伍中一个重要的角色———剧务,就会拿着拂尘凶巴巴地把围观太近的村民赶远点,以方便“玉皇大帝”带着“王母娘娘”和“仙女”们更好地表演篮子灯。在表演中,所有表演者必须步履轻盈,只有这样才能保证篮子灯里的灯油不撒,灯火不熄。而这一表演在晚上时最为炫丽美观。在跑起来时,表演者手中的篮子灯连成一条线,犹如一道亮丽的“丝缎”,在漆黑的夜晚,特别亮眼。

 

 

令孙文海感到遗憾的是,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篮子灯也曾一度淹没在历史的洪流中。“突然地,大家就不再跳篮子灯了。”孙文海回忆说。好在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村民王传娥又重新组织建立起了篮子灯表演队,现在,大岚东村的妇女主任王云芹从王传娥的手中接过了传承篮子灯的重任。

 

时下的篮子灯被赋予了新的生命。首先,从灯的制作上就可看出分别。“以前的灯都是用玉米秸扎制而成,外面是用纸张粘贴起来,不耐用,也容易掉色,基本上每年都需要重新制作,不仅费时也特别浪费材料。”王云芹告诉记者,现在,她们都是用铁丝扎制,外面缝制花色鲜艳的布,或者再在上面绣上自己喜欢的荷花、兰花,同时也用灯泡或者电瓶灯代替了以前的煤油灯,“这样的篮子灯,一个可以用好几年,大家就不用再像以前那样,一进腊月就开始扎制篮子灯。”王云芹说。在表演内容中也融入了不少现代的元素,内容更为贴近现在的生活,开始尝试以快板、三句半的形式呈现,有时候还会结合村里的中心工作进行宣传。“计划生育、乡村文明、邻里关系等等,都已经成为我们表演的内容。”王云芹介绍说。

 

村民们提着篮子灯,热热闹闹地走上街头起舞。

 

篮子灯的恢复,最高兴的莫过于其传承人王国玉。虽然现在因为身体原因,已经几年不再参与到篮子灯表演,但每逢村里组织表演时,王国玉都会在现场观看并加以指点。直到现在,王国玉家中都还保留着早先自己在跳篮子灯时的服装,这不仅是对这种表演形式的一种祭奠,更是对未来美好生活的一种向往。“篮子灯舞不仅仅是一种舞蹈,更表达了老百姓心里美好的愿望。比如玉帝在前拿着的扇灯和拂尘,都是为了扫除一切妖魔、战事和瘟疫。王母拿着鞋灯断后,是在玉帝清障后,把所有不好的东西都收进鞋子,此后,这片土地就安康顺达,百姓就安居乐业了。而仙女们拿着的篮子中,每个篮子里都是一件对付魔障的法宝,所有的道具做成彩灯的样子,点上灯,寓意着光明温暖。”王国玉说。

 

如今,每逢过年过节、嫁娶、生子,乡亲们都会自发地化妆扮相,提着篮子灯,热热闹闹地走上街头舞起来。一盏盏亮起来的灯笼成为大岚东村的一道独特风景,五彩的篮子灯照亮着村民们的美好夙愿。现在,恢复后的篮子灯又重现了往日的辉煌,亮起来的“篮子灯”声名远扬,风头已经盖过其他村落,四邻八村的人都纷纷来邀请他们前去表演,村里、十里八乡或者牟平区的大型活动中总能看到篮子灯的表演。而最让王云芹自豪的是,每一次演出中,篮子灯都是开场表演。谈到篮子灯的未来,王云芹表示,将继续研究篮子灯的文化内涵,排演更多剧目,让篮子灯一代代传下去。

 

(本文图片由牟平区委宣传部提供)

QQ|仙境烟台网  

Copyright 2013 最新最精彩-社区论坛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仙境烟台网 X3.2 Copyright
© 2010-2015 仙境烟台网    烟台市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

QQ|仙境烟台网  

GMT+8, 2019-9-16 11:59 , Processed in 0.035954 second(s), 16 queries.